窗台上的小菜园
2017-06-30 00:29:18
  • 0
  • 1
  • 3
  • 0

      有一个小品中有一句台词说道,一年四季有土豆吃就足够了。这话还真说道我心里去了。 我就是个土豆控。不说顿顿都吃土豆也是隔三差五就要吃上一回土豆。按说就连家里穷得只有一件家用电器”手电筒人家都能吃起土豆,我一个国家干部还怕什么。可事实上还真让我发自内心感到悲催过一次。

       那是一个春节前几天,大家都在办理年货,我也去逛逛农贸市场,看到那新鲜的土豆,要买的欲望一下子涌了上来。当问那摊主土豆的价格时,我的眼前几乎冒金花。在我最着急的时候我就会眼前冒金花。原来土豆已涨到六元钱一市斤了。我没有买土豆,悻悻地回到了家里。那一夜我真的为花钱开始想事了。我的工资总是跟不上物价的脚步,越是这样,就越是想看看人们都买什么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我又去了沃尔玛,心想,不是说这里的货物天天平价么。来到火锅料柜台,r认真查看那一坨坨牛羊肉的价格,也许是之前我没留意看,这时,我又被眼前的价格给吓住了。原来那最多能够吃上两次的切好了的肉片竟然是九十八元一坨。OMG!我的天呀,我咽了咽口水摇了摇头还是离开吧。没等我走几步,一对看似小夫妻的人也来到了这里,没想到的是两人看了几眼就拎起两坨装进了购物车里。哇塞!看着人家那花钱的任性,我再度感到了自己经济的拮据,一股悲催感油然而生。回到家门口的小超市顺便买了一绺香菜和一小捆婆婆丁,到了收银台一问价,收银员告诉我五元钱,我的天,那一小绺香菜最多也就食指那么粗,婆婆丁也仅仅三个食指那么粗。都已经拿到手了咋也不好意思再送回去了。这点小面子还是要要的。回到家里,我再次有些悲催。这么多年,我还是头一回为生活有些担心起来了。突然感觉到自己属于穷人的范畴。那种离开农村过上城市生活的优越感一下子荡然无存。一股强烈的失落感久久不能褪去。

       失落归失落,生活还得过。我想想老家那边的父老乡亲们不也吃不上火锅么。他们不也都还是吃冬储菜、酸菜和土豆么。这样一想心里也就开朗起来了。第二天到单位就和同事什么说起这事,不想大家都不信我能吃不起土豆。到是一位老大姐说了句听着让我心情有些平静的话,多有多吃,少有少吃。不要看别人。这和七八十年代相比,我们的生活可好多了。看看赵朴初的《宽心谣》。我当时还不知道赵朴初何许人也。于是就上网查阅。令我心旷神怡的是,这篇《宽心谣》好像是给我写的。我赶紧复制下来。于是这首诗几乎成了我的座右铭了。尤其是其中的:少荤多素日三餐,粗也香甜,细也香甜和新旧衣服不挑拣,好也御寒,赖也御寒。每天都要看看它。先前的拮据感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云了。

       某一天,我看到同事大姐的手机相册上有很多蔬菜的照片,当我问她哪来的,她告诉我,她家几乎从来不用买青菜,一个窗台就是他们家三口人的小菜地。我一听,对呀,冬天的蔬菜不就是塑料大棚里种出来的么。于是,我家的窗台上摆设全变成了种蔬菜的花盆了。我开始种上了香菜、芹菜,韭菜,大葱。还种了西红柿草莓等。虽然西红柿草莓都不会长得像市场上那么好,但当自己亲自培育出来的果实就是不吃也感到温馨。从此,我的“小菜园”是种了一茬又一茬,还真够吃了。再到市场看那些时蔬时想法已经淡漠了许多。总觉得没有我家“小菜园”里的蔬菜好。而且,我的生活也变也充实了。每天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看看我的小“园子”,看看是否缺水。望着那片北方冬天少有的绿色,给了我春天般的温暖。这是纯绿色没有任何化学肥料的纯有机植物。

      当我把一幅幅美丽的照片传到网上时,同事们的赞美短信一个接一个。而且我还带动了不少人开始种“小菜园”了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